全球热捧的独立设计品牌是如何被搞垮的?
作者:异平台小编
从15/16年席卷东西方时尚圈的巅峰,到如今少有人提及的落寞,Vetements的兴衰几乎就是一代网红品牌的缩影。尽管已到了山河日下的地步,无可否认Vetements曾带给人们新的穿衣方式以及被呼唤出的街头潮流。

从15/16年席卷东西方时尚圈的巅峰,到如今少有人提及的落寞,Vetements的兴衰几乎就是一代网红品牌的缩影。尽管已到了山河日下的地步,无可否认Vetements曾带给人们新的穿衣方式以及被呼唤出的街头潮流。



Vetements2019春夏系列也在前几天发布,在这个节点,我想说说它给人们带来的印象与没落的缘由。





超大廓形



在维特萌(Vetements中文译名)横空出世之前,所有潮流杂志、媒体都在告诉人们:穿着要合适得体。直到侃爷、日婆、杨幂们都穿着维特萌标志性的超长袖卫衣出现在媒体的镜头里,一种不以合身为标准的潮流这才弥漫开。





仅凭“舒适”二字是无法有效解释维特萌的流行原因的。



肩颈线条下放的特点打击了传统时装界标准而刻板的制衣规则,所谓精英的时髦实在是束缚了人们太久,而这种规则被冲击时,不少人站出来指责维特萌是低级、粗劣的设计。



而维特萌继续把超长袖延续进2019系列,挑衅比例的权威从它创立之日起,到现在,已经玩了4年了。






不正经



2015年在巴黎一家中餐馆举办的2016春夏系列,这个用荧光色彩、大面积印花、廉价天鹅绒的品牌名声大噪,与纤丽、乖俏的美相区别的它让人眼前一亮,不是传统意义的好看,但是好看。





一切被鄙夷,认为登不得大雅之堂的形式维特萌都没在怕,在2015年犹如一声惊雷,打破了当时流行圈的死寂。





联名合作



2017 春夏系列是维特萌的联名爆发季。



当季合作对象包括Reebok、Canada Goose、Dr. Martens、Eastpak、Juicy Couture、Brioni 和 Schott等等。





而早在2015年的那届为人所乐道的春夏展,当Gosha Rubchinskiy穿着跨国物流公司DHL红色商标T恤开场,就为这个新兴的品牌打了最强的鸡血。





一件官网售价只有4欧元的普通员工制服,经过与维特萌的合作之后,定价涨到了185欧元。


DHL公司的效率与速度是维特萌所看重的,而它身上的社会分工下的无情与残酷,即DHL属下30多万员工彼此不认识,正好体现了这个时代的特点。





街头风



留心《中国有嘻哈》的就知道,除了Supreme,vetements也是最受选手喜爱的衣服品牌之一。而它2018春夏系列则完全放给路人演绎,lookbook上的模特全部由素人担任。





这种还时尚给生活日常本身的做法就已经很酷,维特萌的街头不只是给年轻男女,他的街头属于所有人。


而拍照“叉腰”动作也持续火了一段时间。





当初以反时尚出道的维特萌一举成名后,在声名最盛的时候设计师兼创始人Demna Givasalia出任巴黎世家创意总监。





把重心都放在巴黎世家的Demna Givasalia再没有在维特萌做出令人惊叹的事,仿佛2015年发布的那场春夏秀就已经是维特萌的巅峰。



而事实正是如此,Vetements 2018秋冬的一双短靴照抄了Maision Margiela 传奇单品 tabi boots被发现。





而前几天的2019春夏系列的开场服装——一套“假纹身”,更是被质疑套用Martin Margiela三十年前的创意。





就连维特萌的员工也说,即使维特萌有了好创意,也会先送去巴黎世家。




Vetements作为独立设计师品牌一创立在短时间内就成为零售爆款的事迹给不少年轻设计师带来了信心。而它在2018年失去的顾客和零售商让更多的人对他灰心。质量不佳,价格虚高,抄袭,创意流失都成了Vetements节节败退的原因。



一旦设计师与抄袭沾边,要想回到原创设计的纯洁就很难了,而且消费者也不会买账。当初为了Vetements设计而疯狂的人,现在估计又在满世界寻找新的穿衣方式。【异】平台致力于集合原创服装设计师,在平台内能享受作品被保护、安心创作发布新系列的快感。



一个只有原创设计师的平台,没有恶意抄袭,是独立设计品牌渴望了很久的理想国。

获取验证码 获取验证码
提交

意见反馈

FEEDBACK

图片描述
提交